骚小姨

时间:2020-07-01

小姨九月,只比我只大5岁,整天穿的花里胡哨的,最重要的是她在我家住

的时候总会袒胸露乳的,要不就是小蛮腰、大长腿的,要不就是漏后背,拜托我

也是个成年人,这个怎么受得了呀这都算是轻的每天半夜都会听得到她在哪里嗯

嗯啊的,老子这个暴脾气哟。今天我又下班回家,我又听见九月小姨在自己的屋

子里嗯嗯啊的,这是又自慰上了?

我决定偷偷的去试试,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,试着去开门,可发现九月小

姨居然连门都没有关,结果发现九月小姨在和一个男人视频,然后穿的是~ 啧啧

啧,真性感,一身情趣,可爱的黑兔装,黑色的兔耳朵,黑色的小短褂,黑色的

三角裤,真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,黑色的吊带黑丝袜,啧啧啧,简直就是尤物。

我他妹的见的都是连体的,这个小姨从哪里买的上下分装的黑兔装?真是騒,

看她扭动的身躯,用着什么东西在进出嘛?感觉手一直在动,还叫着主人,使劲

~ 使劲草~ 草人家对面传来了(妈的真騒,还公放的声音)小骚兔,给爸爸草的

舒服嘛舒~ 舒服~ 很舒服~ 爸爸;啧啧啧,看不出九月小姨这么浪荡的,还叫爸

爸?我姥爷知道吗?九月小姨右手动的更快了,这怕是要高潮了?我摸着自己已

经顶起来的大鸡吧,看着小姨的騒样。

啊,骚比女儿~ 我要~ 要~ 要射了嗯嗯~ 主人~ 爸爸~ 我要~ 要飞了~ 要飞

了只见九月小姨抽插的越来越快,叫的越来越騒,啊~ 啊~ 爸爸~ 啊~ 爸爸~ 爸

爸~ ;既然九月小姨这么需要,嘿嘿。

嗯~ 爸爸~ 我~ 我要~ 射~ 射给你~ 你的騒~ 骚母狗女儿;嗯~ 嗯~ 骚货~

我~ 我要~ 射~ 射了~ 射你~ 骚比里面~ 嗯~ 爸爸~ 射~ 射进来~ 小母狗~ 小母

狗女儿想要~ 内射闺女,你还真淫贱,老子都射给你了,舒服嘛?

看着九月小姨气喘吁吁的在哪里摸了下自己的奶子。

爸爸,騒母狗女儿好舒服。我在那里看着被自己玩的坏了的九月小姨,摊在

那里。小贱货,爸爸要去洗一下了,改天再找你哼,坏爸爸,只有想草的时候才

找人家那不是因为你就只是个性奴?只是个公厕?啧啧啧,小姨玩的真嗨皮,还

性奴?这不就是说九月小姨就是公厕不给钱就可以上的意思是嘛?。好好好,爸

爸说了算,我去洗个澡可是我还是不太敢,我赶紧顶着大鸡吧跑到客厅,俗话说

得好,酒壮怂人胆,我拿出老妈的红酒就喝,把自己喝个醉醺醺的。看着小姨披

着睡袍就进了浴室。我偷偷跑了过去,看着磨砂玻璃里的身材,真是让我大饱眼

福。在浴室里还扭动自己的身躯。老子也要你叫我爸爸,哦不不不,叫主人吧,

叫爸爸就乱了去了。

看着九月小姨在里面摸着自己的奶子,真的太骚了,刚把自己戳的摊哪里了,

现在又跑浴室里自摸,是不是满足不了自己了的?这个时候是不是我应该做点什

么?我打开磨砂隔层的门。九月小姨背着在哪里边扭屁股边摸自己的奶子,嘴里

还发出嗯嗯啊的声音。我忍不住把手伸了过去,轻轻的触碰到了九月小姨的身子。

「嗯~ 」

她急忙转过头看我。

「九月小姨,你得小骚比流了这么多的水了?」既然九月小姨这么主动,我

怎么可以不去好好的去爱护一下九月小姨的呢,我抬起左手摸着九月小姨的长发,

耳朵,勾起九月小姨的下巴,舔着九月小姨的嘴唇,真香。然后把九月小姨顶到

墙边,一手摸着阴豆,一手摸着大胸。「告诉我,九月小姨,这个大騒奶子有多

大呀?」

「波波侄儿别闹」她害羞的把头转向了一边。

「怎么,侄儿的大鸡吧满足不了骚货小姨?」我直接揪起小姨的奶头,「哇,

小姨,奶头可以拉这么长的嘛?」然后捏了两下。九月小姨嘴里发出了嗯嗯的声

音,还真是够淫荡,怪不得和男人裸聊,还叫爸爸~ 草我,果然是非一般。

看着别的男人的大鸡吧就这么饥渴吗?

我把鸡吧露了出来,看着九月小姨那惊恐又惊喜还有一点淫魅的样子,真是

个欠操的九月小姨呐。

「九月小姨,你怎么做到了?这么骚的?叫别人爸爸,还自己草自己,来看

看侄儿的可比那个假的舒服?」

我看着九月小姨害羞的脸,真的是人间尤物呀。

「波侄儿,别~ 别这样。」

嘴里说着不要,手却放到了我的大鸡吧上,超级温柔的上下揉摸着我的大鸡

吧,啧啧啧,很舒服。九月小姨另一个手把我的右手放到了他的小穴那,水真多

呀,滑滑的,这可和水可不一样呀,虽然都是透明的,可手感真的有很大的差别。

「既然九月小姨这么饥渴,肥水不流外人田呀,九月小姨,侄儿的鸡吧很难

受哟」

「好侄儿,小姨~ 小姨不能~ 不能带坏你」嘴里说不行,手可从来没有丢了

我的大鸡吧。

「九月小姨你还真淫荡,嘴上说不小骚比和手可诚实的狠呀」

「侄儿,小姨~ 小姨~ 」

看着她扭动的身体,我知道她是在勾引我,恨不得把我吃了吧。

「既然九月小姨这么喜欢,那么给我用嘴来吃吃?它会更爱你的」

别的没什么自信,唯独我对我这鸡吧可是自信满满的。

我一巴掌打到九月小姨的奶子上,九月小姨赶紧跪在我面前,用舌头舔着我

的龟头,一只手摸着我的蛋蛋,一只手不忘揉捏自己的奶子。啧啧啧,真的是骚

的一比。

居高临下看着淫荡的小姨,这感觉还真好。

这个骚货还真会玩,舔,吸,裹,舌头不断的变着花样的玩,连蛋蛋都要裹

着玩,舔直接连菊花都要……这个小姨还真是个騒飞了的贱人呀。

还真是听话的騒,说什么听什么,还真的是奴性极高女人呢对准刚才打过的

地方又是一巴掌,「看不出来我的騒母狗九月这么淫荡,给个提示就知道主人想

听什么」

然后对着她已经淫水泛滥的小穴就是一个挺身,嗯~ 九月小姨的小穴还真是

带劲,紧致的狠。

我拽着九月小姨的头发「哎呀,九月婊子,我忘记带套了怎么办?」我只是

把自己的大鸡吧放进了九月的穴里,并没有动的意思。

「好主人,好主人,我~ 我就~ 喜欢无套插入,求求您草母狗九月。」

「这么淫荡呀,那主人满足你呀」慢慢的抽出鸡吧,狠狠的顶回去,几轮的

脑抽狠顶的,小骚九月就嗷嗷叫了。

从鸡吧舔到菊花,从菊花再吃回鸡吧,「波波侄儿,你的鸡吧好大呀,小姨

吃不下呢」吃不下?老子扶着九月小姨的头,一下一下狠狠的插着她的嘴巴,感

觉都快到喉咙里了,看着小姨那可怜巴巴的样子,听着九月小姨呕咳的声音,嗯,

受不了了,噗~ 老子毫不客气的射在了九月小姨的嘴巴里,「给侄儿吃进去,听

说是美容颜养的圣品」本来她要起来走的,我一把拉住她,一巴掌打在了九月小

姨的屁股上,「贱货,再给老子口大它」九月小姨再次跪下舔弄我的大鸡吧,还

是那么的舒服,没两下就舔的大大的。

「騒九月,我的淫荡小姨,听说别人叫你公厕?给老子趴在马桶哪里」九月

小姨乖乖的跪在马桶盖上,「扒开你得騒穴给侄儿看看」九月小姨老实实的拔开

自己的屁股,把自己的小穴完完全全的漏了出来然后换一个玩法?九浅一深的玩

弄小騒九月的小穴,「骚货,怎么样?是不是比你那个假的爽多了?」

「主~ 主人~ 啊~ 九月~ 好舒服」

不乖,不回答问题?右屁股老地方又是一个狠狠的打。「老子问你舒服不舒

服啦?你他妈是性奴是让老子舒服的狗东西,记住了吗?」

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右边屁股上,啧啧啧,这手感还真的是不错。「啊~ 侄儿

~ 」

「叫侄儿多麻烦呀,骚货九月。什么时候什么叫法不知道吗?」

「那叫什么?」

嗯哼,给老子装不懂?合适吗?我把鸡吧怼在九月小姨的阴唇哪里上下滑动。

「骚货,叫的舒服了,我才肯进去哟」

「啊?」她偷偷的往后怼了下身子,想自己怼进去的嘛?还真是骚,我也往

后侧了下身子,「贱货,叫人」

「哥哥?老公?爸~ 爸爸~ 」她试探的叫着我。

「嗯~ 这个称呼还不错,不过有一点逆天的感觉,还是叫主人吧」

「是的主人~ 」

「是的什么?想要干嘛自己不要说出来嘛?」

「主人~ 主人~ 我~ 我想要,想要主人的大鸡吧,草我,草我的小骚穴。」

「啊~ 痛~ 知~ 知道了~ 主人」

「打的不痛,你记得住吗?,我这叫做强化记忆。」

「是,主人~ 」

「还是不爽,你去洗手台,老子要看你被艹逼的样子。如果鸡吧掉出来,你

就等着被打吧」

「是的主人」

简单的回复让我听着还不错,然后她小心翼翼的夹着我的鸡吧移动着,可下

马桶可能动作有点大,鸡吧从骚比里滑了出来。「小骚货,我看你就是巴不得老

子抽你的对不?

九月没敢说不也没敢说是,只是老老实实的趴在了洗手台哪里这怕是想说一

种很淫荡的默认吧,『主人~能不能换个屁股打?嗯~』右边的石头红彤彤的,

满满的掌印,打的我的手都麻麻的,估计这个小贱人也是屁股火辣辣的麻了吧。

不过那又有什么不行呢?这要求~还真不过分。

然后用左手打左屁股吧,每次要插入的时候就会啪~打他的右屁股。还真爽,

每次都夹的时候冲刺进去,松下来的时候拔出来,这样没几下我就觉得自己有点

受不了了『嗯~小九月,告诉主人~射哪里?』我继续坚持不射的抽插她的小穴。

『主~嗯~主人~九月好舒服~九月~啊~九月~嗯~主人~主人~射~射

~啊~射到小~小淫穴~里面』镜子里看着九月那淫荡的表情,还真是心爽呀,

用那种淫荡的表情让我射进去,还真的是骚女人。

嗯~实在是忍不住了,噗~既然九月小姨都说了射进去,那么我总得听话吧,

毕竟我是他的侄儿呀,射完我并没有立刻拔出来,继续堵着九月小姨的骚穴,恐

怕精子浪费了不是。

可能是刚才酒水喝多了?不知道怎么就直接在九月小姨的骚逼里尿了出来。

『啊~好~好满好涨~』『怎么了九月小姨?不是这样也要爽飞吧』镜子里

一览无遗呀,下面可以看屁股,上面可以看大半个前面,我再次对准她的小骚逼,

『叫主人进来,贱货』『主人,我~求求主人~艹进来』她扭动着自己的小屁股。

镜子里看着她求着我的魅样,还真的是性瘾上来了什么都可以的贱女人呀。

啪『一』啪『二』啪『三』然后一下顶到小穴的最里面太舒服了。啪『四』

啪『五』啪『六』然后抽插一次,最主要是感觉小骚穴每次被打后,就会夹一下,

感觉鸡巴被夹的就很舒服呀。啪『七』啪『八』啪『九』太美了。

看着自己的尿液从九月小姨的小穴流出来,感觉是太美了。『九月小姨,你

怎么变成了侄儿的肉便器了的?』我一脸无辜的看着镜子,『告诉侄儿喜欢吗?

』镜子里的她脸都红了,点了点头『喜~喜欢』啪~『九月小姨,这样可不行呀,

你得告诉我你喜欢什么?』让你这几天在我家这么骚,既然这么骚我就要看看你

到什么程度了不是?

感觉这个时候要是有一个地洞,说不准就钻了进去吧,鸡巴越来越小,伴着

尿液滑了出来 .九月小姨还真是个骚货,扭着屁股对我说『好主人,九月就想做

您的小母狗,小骚货,专门让主人泄欲,专门做主人的肉便器、做主人的精液马

桶……』那屁股,恐怕别人提不起性欲?

啪……『九月小姨你还真是骚呀,不怕我想再来一次?』九月扭了扭屁股揉

着自己的大奶子。『主人尽管来,九月包主人爽就是了。

九月小姨拉着我进了淋雨给我洗干净了鸡巴,拿着花洒拧掉了头用水管插了

进去,让我打来了水龙头,水的压力让九月嗷嗷叫的,听着老子就爽,鸡巴再一

次抬起了头。

『啊~主人,奴家~奴家要废了啦』鸡巴被她看了去,就给我整害羞?不是

刚才被艹舒服的时候了?